2019年12月27日

平民邓小平

□余玮

第十章 红旗插上南京总统府(2)

现在,解放全中国的时机已经成熟。国民党虽高唱“和谈”,但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并无诚意,而是妄图划江而治,造成中国的分裂。为了赢得政治上的主动,为了赢得时间,以便让第四野战军南下,配合二野(中野)、三野(华野)一起打过长江,推翻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党中央一边和国民党代表进行谈判,一边加紧渡江准备工作。

1949年3月,邓小平、陈毅、谭震林赴西柏坡参加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全会闭幕之后,毛泽东召集邓小平、陈毅商讨渡江作战问题,对渡江作战作了周密的计划和安排。为了适应渡江战役的需要,根据中共决定,淮海战役总前委改为渡江战役总前委,仍由邓小平任总前委书记,统领二野、三野承担渡江任务。毛泽东手拉着邓小平郑重地说:“交给你指挥了。”

邓小平从西柏坡返回前线后,立即主持召开总前委会议,传达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在会上,他特别强调要牢固树立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在邓小平看来,蒋介石引退回到浙江奉化溪口老家,这只是表面现象。邓小平强调要继续准备打仗,立足在国共谈判破裂之时,以战斗方式强渡长江,力争战役全胜。同时指出,部队在向江南进军过程中,要防止怕艰苦、留恋城市思想的滋长。

3月31日,邓小平遵照中央军委、毛泽东关于“和谈以揭露敌人,备战以实施渡江”的指示,结合国民党军的江防部署,亲自起草制定了《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纲要》上报中央后,毛泽东很快批准了这一计划,并决定渡江时间为4月15日18时。

后来,因为和平谈判的需要,为了进一步赢得政治上的主动,揭露国民党政府假借和谈拖延时间的阴谋,党中央在征询了邓小平等总前委领导人的意见后,决定将渡江时间推迟1个星期。

4月20日,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国共双方代表团拟就的《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并在杭州积极策划“坚决作战”“奋斗到底”。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遂向人民解放军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号召全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一声令下,第二、三野战军百万雄师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渡江作战。

中突击集团于4月20日夜,首先起渡,冒着敌舰和江防炮火的拦截,迅速占领了部分江心洲,并突破鲁港至铜陵段敌军防线。21日,敌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仓皇飞赴芜湖亲自督战,但已无济于事。当夜,我东、西两突击集团又发起强大攻势,广大指战员勇猛顽强,冒着枪林弹雨,乘船直冲对岸。部队过江后,根据总前委的命令,一面分兵横扫沿江之敌,一面以主力向敌纵深推进。至22日,东、西、中三大突击集团已进至香山、南闸、百丈、彭泽、南陵一线。在第二、三野战军横渡长江时,英国4艘军舰公然炮击长江北岸的解放军阵地,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当即下令予以猛烈还击,将其中“紫石英”号击伤于镇江附近水面,其余三艘逃往上海。

国民党江防部队在千里江防线被解放军全面突破后,被迫于22日下午向上海、杭州和浙赣线撤退。第二、三野战军根据总前委的指示,乘胜追击,连克江阴、无锡、常州、芜湖、青阳等城镇。战役发展神速,犹如摧枯拉朽,势不可挡。23日,解放了国民党反动政府盘踞了22年的南京。昔日的总统府,青天白日旗倏然落下。

27日夜,邓小平、陈毅等乘吉普车来到黄埔路的国民党总统府。只见屋内一片狼藉,文件满地,表册散落,皮圈转椅上摆着滚龙绣垫,办公桌上的台历正翻到4月22日这一天。

邓小平看了看台历上的日期感慨道:“22年前的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他是手执屠刀上台的,今天他终于垮台了!”陈毅跺着地板沉痛地说:“当时蒋介石是宁可错杀一千而绝不放走一个共产党人,今天终于可以告慰这些倒在敌人屠刀之下的英灵了。”

在蒋介石的办公桌前,邓小平戏言:“蒋委员长悬赏缉拿我们多年,今天我们可是找上门来了。”陈毅则豪情奔放,诗兴大发,高声吟起了诗句:“旌旗南指大江边,不尽洪流涌上天。直下金陵澄六合,万方争颂换人间。”

总统府会议室的墙上,徐蚌会战要图还完整地挂着。陈毅风趣地说:“可惜,蒋某人是看不到我们那张胜利的地图了,只好把这个失败的地图留下作个历史见证喽。”邓小平接着说:“老蒋不但仗打输了,连地图、总统府都留给我们作抵押了。”

许多年以后,邓小平的女儿曾问他:“你们进总统府,在蒋介石的宝座上坐了吗?”邓小平笑答:“总要坐一坐的嘛!”

在解放军刚进城时,先头部队来到南京总统府。少数战士由于阶级仇恨和一时的感情冲动,将悬挂在厢房内的一幅蒋介石全身刺绣肖像用刺刀捅破,眼、头、身上留下多处刀痕。这幅肖像约有3米多高、2米多宽,是蒋介石身穿元帅服,肩佩军衔、胸挂各种勋章的全身像。用多种彩色丝线和金银线绣制而成,极为精美。据说是蒋介石60大寿那年,他家乡浙江省主席请高手名匠加工特制赠送给他的贺寿礼品。现在被解放军战士捅上了几个大窟窿。

邓小平得知这一情况后,尽管对战士的行为十分理解,但是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怎么能干出这种愚蠢的事呢?不能用仇恨感情代替纪律和政策!蒋介石是战争罪犯,但刺绣是高手名匠创造的艺术珍品,是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怎么能把它捅坏呢?你刺坏它干什么?有什么实际意义?刺坏了一个绣像难道就等于打倒蒋介石了?绣像是艺术品,是历史留下的东西,也是我们胜利的纪念品,破坏这些纪念品是愚昧的行为!”为此,邓小平立即通令全军:要保护历史文物和名胜古迹。

5月1日,中共中央电贺南京解放,在南京“国民大会堂”(后改为人民大会堂)召开解放区与地下党3000余人干部的会师大会。邓小平在大会上讲话,勉励第二、三野战军的干部和南京地下党的同志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为建设一个崭新的人民的新南京而奋斗。

在欢庆会师的现场,邓小平与兵同乐。首长战士们一起谈笑着,一条小手帕飞快地在一圈干部、战士面前传递着,有节奏的鼓点,打得咚咚咚咚地作响,只见手帕已传到邓小平手中,可他敏捷地将手帕传递给紧挨自己身旁的那位干部了。鼓点恰好落在那位干部手中,邓小平和群众都欢快地笑了起来,接着又是一个表演节目。

(未完待续)

--> 2019-12-27 1 1 广安日报 content_15679.html 1 平民邓小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