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3日

邓小平与一位摄影师的故事

□徐忠友

作为一名随军摄影师,郑文亮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为邓小平等部队首长和杨虎城烈士等拍过照片。他身上有许许多多不凡的传奇。

巧遇邓小平政委

1949年1月1日,由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部队,在湖北沙市召开战前动员大会,发起了解放祖国大西南的战役。当时,20多岁的郑文亮在第二野战军第十二军政治部担任随军摄影师。在部队行军途中,军机关有6个伤员掉队,军长王近山命令郑文亮尾随部队,照顾这6名伤病员。

郑文亮护送这几位伤病员到达四川境内后,大伙便坐在公路边的树底下休息。这时,公路上开过来3辆军用吉普车,当开到他们面前时,忽然“嘎”的一声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下来几位部队首长。

郑文亮眼前一亮,发现中间那个脸圆圆胖胖的是邓小平政委。

“报告首长,这几个伤员行军时掉队了。”郑文亮马上立起身向首长报告。

“小鬼,你们是十二军的吧?”邓小平走过来亲切地问。

“首长,您怎么知道的?”郑文亮说。

“整个部队都由我们调动,哪有不知道的?”邓小平说罢和一起来的二野政治部主任张际春哈哈大笑。

邓小平看到郑文亮胸前挂着一架照相机,便对郑文亮说:“小鬼,你是搞摄影的吧?”

“报告政委,我是十二军政治部的摄影师。”郑文亮答道。

“那好,你这‘第三只眼睛’还得派点用场。上车吧,我带你去采访个特殊的人。”

“是!”郑文亮和6个伤员分别上了首长们的3辆吉普车。

采访毛主席的炊事员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奔波,吉普车开进了几十里外的白马镇。在镇东头有一间饮食店,店主是当年在二万五千里长征初期给毛泽东当过炊事员的张师傅。因他在长征途中生了病,被留下来养病。病好后就在白马镇以开饮食店作掩护,开展党的地下工作。邓小平要郑文亮采访的就是这位张师傅。

“邓政委,莫非您是从天上下来的?”邓小平一下车,把正在炒菜的张师傅惊得简直要跳起来。

“早就想来看看你啦!”邓小平紧握着张师傅带油的双手说。

“我做梦也盼你们来呀。”张师傅的眼角湿润了。

久别重逢,张师傅握着邓小平的手不放,差点把锅里的菜烧焦了。他把大伙请进了饮食店,摆上茶点热情招待。邓小平特意把郑文亮介绍给张师傅,然后认真地听张师傅讲他几年来的经历。当讲到发展党组织的事时,张师傅说:“我已在白马镇周围5个乡建立了30个党支部,发展了200多名共产党员,他们在打击白匪和特务的斗争中,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敌人见了闻风丧胆哟。”张师傅说罢给邓小平又递上一支烟。

“老张,你可为四川的解放立了大功哩!我可要替家乡人民谢谢你。”邓小平笑道。

张师傅正准备炒几个好菜,招待大伙吃顿饭,却被邓小平婉言谢绝了。

“前方战事紧,我还得赶路,饭就不要吃了,车上有干粮和水。这次难得见一面,咱们还是一起合个影吧。”

“那好、那好!”张师傅鼓掌表示赞同。

邓小平把张师傅拉到中间,和张际春、张柯岗等在饮食店门口的台阶上站成一排。

“小鬼,拍照吧!”邓小平对郑文亮说。

“大家笑一笑。”郑文亮激动地端起德国造的“莱卡”相机,调好光圈、焦距,迅速按下了快门。

合影结束后,邓小平和张师傅依依握别,吉普车又向前进发了。

为邓小平和“双枪老太婆”合影

1949年11月30日,山城重庆解放。第三天,邓小平又派人来找郑文亮。

“小郑,邓政委叫你去一下,把照相机也带去。”

“是!”

郑文亮急匆匆地赶到二野司令部,邓小平已在等他了。

“小鬼,我今天带你去完成一个重要任务,你把国民党留给重庆的破破烂烂都拍下来。过些年这里的变化会很大,将来你的照片会成为历史的。”邓小平拍着小郑的肩膀说道。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郑文亮大声地回答。

郑文亮跟随邓小平和其他几位首长,在重庆市内的沙坪坝、磁器口、歌乐山等处转了一个上午。每到一处,邓小平总是一边看,一边讲哪里可以盖大楼、哪里可以通电车,还提出要在嘉陵江边造几个大码头。郑文亮则按动相机的快门,一上午就拍了8个胶卷。

几天以后,在一次游园活动中,郑文亮在公园里又遇到邓小平与华蓥山纵队司令员“双枪老太婆”邓惠中在一起亲切交谈。

“小鬼快过来,我要考考你的摄影技术提高了没有。”邓小平风趣地招呼郑文亮。

郑文亮跑到邓政委身边,看到邓惠中头发花白,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粗布衣,脚穿一双稻草鞋,引人注目的是腰间挂着两支手枪。

郑文亮赶紧选好角度,端起“莱卡”相机,为邓小平和邓惠中留下了一个珍贵的镜头。告别时,邓惠中一边说“谢谢”,一边握住郑文亮的手,郑文亮觉得邓惠中的手劲特别大。

邓小平与“双枪老太婆”邓惠中的珍贵合影,不久就在《西南画报》上刊登出来。

拍摄杨虎城将军遗像

重庆解放这天上午,十二军政治部首长张柯岗把郑文亮叫去,说邓小平政委要他去拍一位革命烈士的遗像,地点是重庆歌乐山的原国民党渣滓洞集中营。

郑文亮立即登车向歌乐山驶去。车子进入原国民党中美合作所大门,来到了渣滓洞集中营。当年江姐等一大批先烈就被囚禁在这里。

吉普车沿着弯曲的公路拐进一个山坳,山腰间有一座巨大的白色楼房,这就是中美合作所关押重要政治犯的监狱——白公馆。白公馆建在山半腰间,山势陡峭,原来四周修筑了不少碉堡,高墙上装有电网、探照灯,岗亭里架着机枪。进入写有“香山别墅”大字的厚重铁门,郑文亮感到周围的环境阴森森的,一间房里有沉重生锈的镣铐、老虎凳、火铬铁等刑具。白公馆内有几座小房子已被烧毁,还留下敌人仓皇逃走时丢弃的一大堆文件和杂物。

郑文亮随张柯岗来到白公馆大楼边上的一个厕所里,这时他才知道,邓政委要他来拍摄的那位革命烈士就是“西安事变”的发起人之一杨虎城将军。

“西安事变”后,杨虎城被解除西北军的兵权,被迫出国进行所谓“考察”,不久,杨虎城毅然回国参加抗日,但立即被蒋介石扣押。抗战胜利后,杨虎城由息烽集中营转移到重庆,关进中美合作所白公馆监狱。1949年9月19日,杨虎城和家属、秘书宋绮云夫妇及儿子小萝卜头(宋振中),在重庆歌乐山惨遭特务杀害。

终于看到了杨虎城将军的遗体。杨将军是被特务们用乱刀砍死后,再用喷火枪烧过的,他那高大的身躯大半已被喷火枪喷出的烈焰烧焦。望着眼前的惨状,郑文亮感到既愤恨又痛心。他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含泪拍下了杨将军的遗容,并脱掉军帽深深地默哀。

在追悼杨虎城等革命烈士大会上,郑文亮拍摄的杨虎城将军的遗像,被挂在会场中间。以后,这张照片又在《解放军画报》上发表。

不久,郑文亮由十二军调到西南画报社工作。半年后,他重新归队赴朝参战。1954年回国后,他被分配到江西上饶一个部队办的军人摄影室工作。1959年响应党的“精兵简政”号召,回到家乡浙江省江山市敖坪乡当了一位普通农民。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郑文亮到江山市四都乡开了一家照相馆。

可惜的是,因为四处奔波和历次政治运动,郑文亮当初拍摄的大多数照片,他都未能保存下来。

(据2008年《浙江老年报》)

--> 2019-11-13 1 1 广安日报 content_13531.html 1 邓小平与一位摄影师的故事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