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03日

生活中的邓小平

□于俊道

“今天是老邓唱主角”

邓小平在访日期间,曾于1978年10月24日上午前往日本国会议长接待室,对众议院议长保利茂和参议院长安井谦进行礼节性拜访。

会见时,保利说:“我迎接阁下一行,深切感到,日中两国间的和平友好关系不只是空喊,而是具有实际内容的。”安井说:“过去的日中关系未必都是幸福的。但是,日本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局为转机悔过自新,作为和平国家投入了新的建设。”对此,邓小平说,“对于两位议长的热情讲话表示感谢。”并说:“诸位都是老朋友,彼此都是老相识。今天的好天气象征着两国之间的未来。”

在这里,邓小平还会见了日本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新自由俱乐部、社会民主联盟和共产党等6个在野党领导人,并进行了约15分钟的恳谈。

邓小平对新自由俱乐部的代表河野洋平亲切地说:“你还记得我们在北京见面时说的话吗?为了中日友好,需要太平洋的稳定,所以,我牢牢地记住了你的名字(洋平)。”他还说:“请永远不要改你的名字。”见河野有些诧异,邓小平又解释说:“太平‘洋’和‘平’是我最大的希望。”这话使河野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邓小平的意思。原来,河野去年秋天访华时,邓小平就十分风趣地把它的名字“洋平”分解和引申过。河野见邓小平在百忙之中还能记起去年同自己会见的事,大为感动,对这位中国领导人掌握人心的本领钦佩不已。他事后对记者说:“还是高级领导人善于掌握人心。”恳谈中,邓小平大概想起了徐福奉秦始皇之命东渡日本寻求长生不老药的故事,便轻松地把话题一转:“听说日本有长生不老药,这次访问的目的是:第一交换批准书;第二对日本的老朋友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第三寻找长生不老药。”他话音一落,议长室里就爆发出哄堂大笑。之后,他又愉快地补充说:“也就是寻求日本丰富的经验而来的。”

邓小平的话诱发了各党领导人的幽默感。一时间,议长室里谈的尽是“关于药的话题。”

公明党的竹入委员长说:“(长生不老的)最好的药不就是日中条约吗?”

民社党的佐佐木委员长接过话头:“日本正处于药物公害,最近对中国的中草药评价很好。”

对此,邓小平又说:“由于山区都在进行开发,草药也不大容易弄到了。所以,最近在进行人工栽培。”

恳谈结束后,保利茂和安井谦在众议院议长公邸庭院举行盛大的室外酒会,热烈欢迎邓小平和夫人卓琳。

当邓小平和夫人一行在保利议长、安井议长等陪同下步入翠绿如茵的庭院时,300多名日本国会议员长时间鼓掌,表示热烈欢迎。

在席间,保利议长代表众参两院致词,对邓小平访问日本,表示由衷的欢迎。他说:“这次邓小平阁下一行的访问,是揭开两国新时代序幕的第一步。”

邓小平在祝酒时,首先向日本国会和日本人民转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叶剑英委员长和中国人民的诚挚问候和良好祝愿,并对日本国会众参两院,对日本各地方议院,对日本朝野的大多数政党、政治家和由众参两院的许多朋友组成的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为促进早日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为发展两国睦邻友好的关系和中日友好事业,作出的巨大努力和宝贵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同时,邓小平强调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了。但是,我们的任务并没有因此而告终,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任重道远。在座的各位都是日本的政治家,肩负着日本国民的重托。我们愿意同各位一起,再接再厉,为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各项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和各方面的交流,为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而共同努力。”

祝酒一结束,邓小平就拿着香槟酒走到草坪上,说是要“和保利议长一起走走”。于是,各位议员都陆续跑过来,一片“祝贺”“欢迎”之声。保利介绍说:“这些议员都为国会通过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作出过努力,他们都是中国的好朋友。”邓小平说:“看见这么多的朋友,非常高兴。”保利还介绍不久将同他一起访华的议员同邓小平见面。邓小平高兴地说:“欢迎!欢迎!”

当有人同邓小平谈到河野洋平3月访华时脱离自民党而结成新党一事时,河野笑着搭话说:“已经停止改名字了。”邓小平接过话头说:“不,不,这是个挺好的名字。”这时,河野开了个玩笑,说:“日中之间已经不存在令人担心的事情了。今后就是熊猫产仔的问题了。”公民党的鸳鸯议员渡部通子说:“中国说妇女顶半边天,是不是?”她丈夫站在旁边,立刻接过去说:“在我们家里,老婆占60%。”邓小平当即笑着对他俩说:“也就是说已经成家了?”

这样欢欢喜喜地交谈了大约10分钟后,邓小平在议员们的鼓掌欢送下,挥手告别。目睹了这一动人情景后,福田首相和园田外相笑着说:“今天是老邓唱主角。”

“邓富有幽默感”

在访问日本国会之前,邓小平在10月24日上午曾专程拜访了前首相田中角荣和现任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这两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田中角荣在1972年7月出任日本首相。任职期间,他同外相大平正芳一起,积极推动并实现了日中邦交正常化,为两国的和平友好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上午9点17分,邓小平在廖承志、黄华、韩念龙和符浩陪同下,乘车来到了东京目白台的田中私邸。

这天,在田中私邸周围的大街小巷,日本警视厅出动了大约8000名警察执勤,特别是在面对目白街的田中私邸正门附近,每隔5米就站着一名警察,形成了一道森严的安全防线。

从清晨起,田中就不断在门口出出进进,心神不定,生怕错过了在大门口迎接邓小平的机会。日本国会里的40多名田中派议员也一大早赶到田中家里。当邓小平和田中在齐呼“欢迎”的“田中军团”面前走过时,其情景真像阅兵式一样。

在会客室,田中和邓小平进行了亲切的交谈。邓小平说:“我们这次前来日本访问,一方面是为了互换条约批准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过去为两国(的友谊)作出努力的老朋友表示感谢。我们始终怀着感谢的心情记着田中先生就任首相时签署了日本联合声明。”田中说:“您的这次来访,是日中关系的新起点,所以受到全日本国民的欢迎。我等了6年,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田中还以动情地口吻说:“我见到您,心情就同与已故的周恩来总理会谈时一样。”这话可能勾起了邓小平对往事的追忆,但他只顿了一下,便略带遗憾地说:“那时,我在离北京很远的地方,没能见到您。”

邓小平说,我们对于过去的老朋友是不会忘记的,这是东方人特有的感情。今天我们就是同老朋友叙旧。他还邀请田中和在座的前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再次访问中国。

随后,田中陪同邓小平一行从会客室走到庭院中,在草坪上合影留念。

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庭院,坐落在东京都的中部。在几棵苍松中夹着丹红的枫叶,池塘水声潺潺,各色鲤鱼在池中游来游去。这些鲤鱼都是田中从各国搜集来的,每条价值100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合计5560美元。田中请邓小平品尝了他精心准备的两道表示吉祥的日本名菜——鲷鱼和龙虾,并同中国客人一道,举杯为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生效干杯。接着,他陪同邓小平一行走过庭院,去观赏一名叫“雪椿”的山茶花。这是田中在日中建交后栽的一棵纪念树,现在已经长到两米多高了。

会晤中,邓小平向田中赠送了一套中国茶具和文房四宝。在砚台的背面,刻着周恩来早年东渡日本时手书的著名诗篇:“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田中则向邓小平、廖承志、黄华、韩念龙、符浩等人的夫人分别赠送了介绍插花艺术的书——《传统之美》,作为回赠礼品。

邓小平的来访使田中极为高兴。他事后对记者说:“邓富有幽默感。”

(未完待续)

--> 2019-09-03 1 1 广安日报 content_10530.html 1 生活中的邓小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