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23日

“农家书屋”既要重建设更要重管理

□周文平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丰富群众性文化活动。

2005年开始试点、2007年全面启动的“农家书屋”是一项由政府买单、村民享受服务的文化惠民工程,也是促进农村基本公共文化服务不断优化的有效举措。10多年来,“农家书屋”为广大农民群众解决了看书、学技术的难题,可以说,“农家书屋”已深入农民的生活,并积极发挥着作用。

然而,最近笔者在采访中发现,我市部分行政村的“农家书屋”因后续经费保障困难,图书资源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无法满足群众需求;有些“农家书屋”长期处于锁闭状态,致使群众不便借书、不愿借书,最终沦为摆设。

针对这种现象,笔者认为,政府在重视“农家书屋”建设的同时,还应重视后续管理,落实专项经费,以农民的阅读需求为导向,有针对性地购买(更新)农民用得着的图书,切实解决广大农民群众在农业生产和农村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引导和激发农民的读书热情。

同时,还要加强对“农家书屋”管理人员的业务指导,提高村(社区)“农家书屋”的管理水平,制定科学的管理制度,让“农家书屋”有书读、有人管、有吸引力,让其真正发挥作用,更好地惠及农民群众。

--> 2019-08-23 1 1 广安日报 content_10134.html 1 “农家书屋”既要重建设更要重管理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