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5日

生活中的邓小平

□于俊道

“喜欢在大自然中游泳”(2)

“我能游泳,特别喜欢在大海中游泳,证明我身体还行;我打桥牌,证明我的脑筋还清楚。”

——年近80高龄的邓小平常常对友人这样说。

的确如此。游泳和桥牌,是邓小平的两大业余爱好。这种体力和智力的交替松弛和反复磨练,无疑对他倡导和支持中国大地上的拨乱反正和改革事业,产生了积极的潜在的影响。

邓小平喜欢游泳,尤其喜欢在大江大海中游泳,这和他的性格有关。他说:“我不喜欢室内游泳池,喜欢在大自然中游泳,自由度大一些,有股气势。”80多岁了,邓小平还能坚持在大海中畅游1个小时以上。

邓小平的体魄,与毛泽东在《体育之研究》中形容的那种“登山则气迫,涉水则足痉”的文弱之躯形成鲜明的对照。“圣贤豪杰之所以称,乃其精神及身体之能力发达最高之谓”,邓小平就是这样的人。

1983年夏,邓小平的棒槌岛之游,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摄影记录,从而使一切敬仰邓小平的人们形象地看到这位中国政治风浪中的中流砥柱似的伟人,如何度过他的余暇,并为邓小平健康的体魄深感惊讶、庆幸。

1983年7月,大连市延伸到黄海之滨的棒槌岛上绿荫覆盖,景色宜人,岛外白浪滔天,气势壮阔。

邓小平视察了东北和华北一些地区之后来到黄海之滨。尽管经过长途跋涉的颠簸,他仍保持着浓烈的游兴。在棒槌岛休假的7天当中,除了一天因海上漂浮油污而没有下海外,邓小平每天上午都投入大海,运动于蓝色的波峰浪谷之间,与风浪为伍,从容泅渡。

当鲜红的太阳从蔚蓝的海面冉冉升起,百鸟迎着逶迤的晨光开始婉啭啁鸣,新的一天来临了!

早晨起床后,邓小平照例要散步片刻。他穿着拖鞋,在林荫大道上漫步,不用人搀扶,相反地却常常手牵着外孙女,信步而走。清晨树林中的空气是那么清新,那么沁人心脾,使人不禁扩展鼻翼,尽情享受大自然的惠泽。

9时许,邓小平和他的夫人卓琳,以及两个女儿和外孙、外孙女一起,登上面包车,向海滨驶去。大海,浩瀚无垠。海浪拍岸声声,海风轻轻吹拂,令人心旷神怡。随着海风的吹拂,无数浪涛聚拢在一起,排成一行行整齐的长队,森然有序地向岸边推进,贪婪地吞噬下大片黄沙,然后又徐徐地向后退步。而绵毯般的沙滩,被透明的海浪一舔,尤其富有韵致。

一下海,邓小平便舒展双臂,从容地向海中深处游去。他头部露出水面,侧游着——一个浪花又一个浪花,不断地向他扑来,然而他却泰然自若,抖抖头发上的水,继续挥臂击水,顽强地向前游去。有时,在他身旁看护的游泳好手们见到风急浪猛,便劝他上岸,但他却没有顺从这好意的劝告,照旧在水里畅游不止……已经入海游泳90多分钟了,邓小平依然没有丝毫疲倦的神态,人们简直难以置信,当时邓小平已经年近80岁了,竟然如此硬朗,实在难能可贵!大海拂弄着他的身躯,海浪吹打着他的肌肤。海水是咸的,海风也夹杂着淡淡的腥味。邓小平精神抖擞地划着水,不易察觉地笑了笑,感到欣慰而愉悦。

此时此刻,他抑或会因沉浮而想到人生的起落?抑或会因击水而想到奋斗的快乐?抑或会因海浪而想到命运的艰辛?……这一切,历史学家不得而知。或许,他此时此刻什么也没有想。

…………

邓小平终于上岸了。海滩上留下了一串他坚实的脚印。他换好衣服,穿着他常穿的白色短袖衫,稳坐在藤椅上晒太阳,休息。阳光明媚。极目望去,海天一色,潮起潮落,引人神思无限。有时,他和天真可爱的外孙、外孙女嬉戏;有时,他招呼着坐着轮椅的儿子朴方;有时,他和女儿聊上几句……这是多么温暖的天伦之乐呀!

其乐融融。其乐泄泄。

邓小平话不多,从来不喜欢多说。在棒槌岛休假期间,邓小平总是那样安详,言语不多。他总在思索。正如他的女儿描述说:“我的父亲为人性格内向,沉默寡言,50多年的革命生涯,使他养成了临危不惧、遇喜不亢的作风,特别是在对待个人命运上,相当达观。”邓朴方则说:“他的沉默往往比语言更为有力!”据邓林介绍,她爸爸现在老了,才和子女说话多一点。也爱听他们讲话,孩子们也越来越感到他是一个内向、含蓄、感情不外露的人。

是啊,不言则已,一言必中,这是邓小平的一大特征。平常,他言谈不多,但当他酝酿成熟、深思熟虑而作出决策或决断之时,他发出的声音则是掷地有声、字字铮铮,往往震撼山河。他说出的话语言简意赅。他一旦认准了方向,就坚定不移稳步而进,决不瞻前顾后、畏首畏尾。

邓小平不喜好形式之类的东西,他是一个务实派。在棒槌岛,有关领导机关都来请他接见、讲话,但他都婉言加以谢绝了。他说:“我来休假,就是休假嘛!”

时间过得真快呀!7天的棒槌岛休假生活转瞬即逝。在离开棒槌岛之前,邓小平欣然同意和这些天同他在一起的工作人员分别照相留念。其中有一位摄影记者在同他合影时,身上挂着多架照相机,不愿取下来,邓小平幽默地对他说:“噢,这是为了向大家标明你的身份吗?”

游泳给邓小平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益处,人晒得黑黑的,精神愈发饱满,精力更加充沛。他兴奋地告诉杨尚昆说,游泳后我的腿劲明显地增强了。

大海,浩浩渺渺,横无涯际。

邓小平喜爱到大海中游泳,其襟怀更像大海那样深沉、宽广。

落日的海面是如此辉煌,波光闪闪,粼粼如金,海鸥的翅膀披着霞光,海空奏起了黄昏金色的乐章,整个世界沉醉在一片和谐的旋律里,真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啊……

“唯独打桥牌时,我才什么都不想”

在体育项目中,邓小平特别喜欢打桥牌。打桥牌,尤其喜欢和高手打。“打牌要和高手打嘛,输了也有味道”,他这么说。他多次和国内外的桥牌高手比赛,连世界桥牌大师杨小燕女士都惊讶,认为小平同志有惊人的记忆力,打牌富于睿智和魄力,很有气势。打桥牌,也是邓小平休息的一种特殊方式。他说:“唯独打桥牌时,我才什么都不想,专注在牌上,头脑能充分休息。”

1984年《纽约时报》刊登了美国桥牌专栏作家艾伦·杜史高的一篇权威性文章,其中这样写道:

世界上许多历史伟人都是桥牌迷,例如艾森豪威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等待盟军北非登陆消息时,也没有忘记挤出时间玩一局桥牌;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二次大战爆发后动员英军参战时,仍念念不忘打桥牌。中国的邓小平主任更不例外。

此文一经刊出,便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反映!

早在1981年,世界桥牌记者协会就给邓小平颁发了桥牌荣誉奖,称他为世界上对桥牌贡献最大的人。

桥牌女皇、美籍华人杨小燕说,邓小平的牌技可不仅仅是业余水平的,可够得上专业水平了。

一次,邓小平与胡耀邦、万里应邀参加在文津俱乐部举办的“运筹与健康”老同志桥牌邀请赛。在比赛中,他思路敏捷,与牌友密切配合,叫牌果断,攻守自如,出奇制胜,凭借几十年打桥牌的深厚功底,以神机妙算来掌握桥牌桌上的主动权,结果迫使对方以0比20VP败北。

打桥牌是邓小平50年代在四川学会的,此后就一直成为他的一大业余爱好。晚年,打桥牌更是成了他暮年寄情之所在,而他的桥牌技艺亦随之日益精湛,几臻炉火纯青,无怪乎外国人誉他为中国的“高级桥牌迷”。

战争年代,邓小平统帅精兵决胜疆场的雄姿,只有在枪林弹雨中穿过的老将军们有幸亲睹;不过,邓小平在桥牌桌前展示的运筹帷幄的风采,使许多在和平年代长大的年青一代不难想象他当年的凛凛威风。邓小平有时操着富有音乐感的四川话说:“打牌要和高手打嘛,输了也有味道。”1981年,杨小燕就曾有幸与邓小平同桌打牌,当时的情景使她毕生难以忘怀。

提起杨小燕,许多桥牌爱好者对这一名字恐怕都非常熟悉了。杨小燕祖籍湖南,于1930年出生在北京一个书香门第。其父杨开道曾任燕京大学社会学系主任。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华大好河山在日本铁蹄的蹂躏下令人惨不忍睹,杨女士便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了青少年时代,直到18岁才离开上海赴美学医,后来定居美国。她学习桥牌并名扬于世实富有传奇色彩。其丈夫魏重庆曾任美国桥牌队队长和教练,因研究出风靡世界的“精确体制叫牌法”而名噪一时。在一次学习桥牌技艺过程中,她丈夫半开玩笑地问她学习桥牌是不是想当“世界桥牌女皇”,她回答说:“当然愿意啦!”丈夫鼓励她努力学习,并预言她不出10年定能夺取世界冠军。为了潜心研究牌技,杨女士毅然辞去纽约一家医院院长的职务,决心面壁10年图破壁。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丈夫的悉心指导,加之自身的聪慧,上世纪70年代以来,杨女士在美国和世界各种桥牌大赛中,共荣获100多个冠军称号,并作为主力队员,为美国奥林匹克女子队获世界冠军立下殊勋,踏遍江湖无敌手,雄霸桥牌体坛,最终登上了“桥牌女皇”的宝座。

1981年3月4日晚,这是杨小燕女士永远铭记于心的日子。在这天晚上,她第一次见到了邓小平。当此之时,一起参加会见的还有美籍华人翁心梓夫妇。翁心梓是国民党元老翁文灏的侄子,在纽约万源公司任董事长;翁的夫人李道基是李鸿章的曾孙女。邓小平会见了他们并同他们一起打了3个小时的桥牌,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1981年,上海举办国际桥牌友好邀请赛,共有10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个城市20余个队报名参加。美国的旧金山、纽约、休斯敦3个城市,在翁心梓先生的鼎力促成下组成4个队,由杨小燕任总队长,于3月3日乘飞机由美国抵达北京,准备参加这次邀请赛。在京期间,翁、杨提出:希望能够与邓小平会一面,或打一次桥牌,以慰平生仰慕之情。中国桥牌协会主席荣高棠当即把他们的请求向邓小平作了汇报,邓小平欣然允诺,定于4日晚上与他们一起打牌。获悉这一喜讯,翁心梓夫妇和杨女士都异常兴奋。其中最为激动的要数翁夫人,她花费了整整半年时间寻购《邓小平选集》。可惜的是,当时《邓小平选集》尚未出版问世,尽管她跑遍了北京几乎所有的书店,却未能如愿以偿,并为此抱憾不已,只得买了《周恩来选集》上、下集。同行的人对她为何迫不及待地要得到《邓小平选集》而结果买了《周恩来选集》大惑不解,翁夫人对自己的行动也守口如瓶,谁也不肯告诉。

(未完待续)

--> 2019-08-15 1 1 广安日报 content_9890.html 1 生活中的邓小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