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21日

邓小平的最后二十年

□余玮 吴志菲

第四章 伟大构想

●曾路过、曾停留并亲手描绘香港回归蓝图的邓小平,早在香港回归的四个多月前离开了自己所眷恋的世界,再也不能重新踏上这片已回到祖国母亲怀抱的热土(3)

香港回归祖国,洗刷了中华民族百年耻辱,香港的历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构想开始变为现实。

满清腐败百年耻,无理英邦降米旗。“两制”共存走特色,炎黄一统赋新诗。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笔者展纸,写下了《祝福你,香港》诗一首——

百年的热盼 百年的相思 百年的梦圆

公元1997年7月1日零时零分零秒

歌声 舞姿 笑脸

彩球 欢呼 不夜天

天涯共此时

心愿在礼花中怒放

世界的目光凝望着东方

全球为中国喝彩

8000多名记者组成的多国部队把镜头对准

中国世纪的辉煌

日不落的米字旗徐徐落下

五星红旗在太平山升起尊严升起自豪

静海寺的警世钟告诫世人——

落后便要挨打

很遗憾,瞩目的贵宾席上

缺少一位平凡而伟大的老人

这位蜀道上走出的中国人民的儿子

个头不高 但高山仰止

世纪的庆典 团圆的缺憾

为了这一天,他用睿智勾画祖国的明天

山那边 海那边

离家的娃娃归心似箭

白海豚踏着浪回家

960万平方公里的大酒杯盛满喜悦

56朵硕大的花吐出共同的心声——

祝福你,香港

1979年2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葡萄牙共和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在建交谈判过程中,中葡双方达成谅解,澳门是中国的领土,暂由葡萄牙管理,双方将在适当时候通过友好协商解决澳门问题。

1985年5月,葡萄牙总统埃亚内斯应邀访问中国,他是第一位访问中国的葡萄牙国家元首。在访华期间,中国领导人与埃亚内斯就澳门问题进行了友好磋商,双方认为解决这一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邓小平在会见埃亚内斯时表示:“中葡之间没有矛盾,更没有必要吵架。我们之间只有一个澳门问题,这个问题原则上已经在1979年解决。”埃亚内斯也表示,遗留下来的问题是容易解决的。

从1986年6月30日开始,到1987年4月13日,历时9个月又14天,中葡双方共举行了4轮会谈,最后双方正式签署了联合声明。当然,在中葡谈判期间也不是中国拿出“本子”,葡方只说“好,好,好”并照单全收。谈判过程中,双方也曾就中国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的时间和部分澳门居民的国籍问题等有过争论。但在双方的努力下,这些问题都顺利地解决了。

“百川终入海,九九归其宗。”1999年12月20日零时,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一个方向:中国澳门。在新世纪的曙光即将喷薄而出之际,澳门这个历经沧桑的游子,也终于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那一刻,多少炎黄子孙为伟大祖国的强大而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同样,作为中国代表团的一员,卓琳难以抑制眼角的泪水。83岁的她替邓小平踏上了澳门的土地。可以告慰邓小平的是,由他精心设计的“一国两制”的蓝图在祖国南海之滨的濠江已付诸实施。真可谓“大手笔纵横捭阖,庆回归水到渠成”。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香港、澳门相继回归祖国之后,解决台湾问题成了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大结局问题。台湾问题是20世纪中国内战所遗留下来的问题。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取代中华民国成为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和在国际上的唯一合法代表。国民党统治集团退踞中国最大的岛屿——台湾岛,实际上它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973年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就开始关注台湾问题。从1974年11月起,他接替生病住院的周恩来总理主持关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反复考虑如何解决台湾问题。中美建交,美国与台湾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撤离在台的军事人员,与台湾断交,使得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成为可能。

1979年1月30日,邓小平在访美期间于美国众参两院发表的演说中指出,我们不再用“解放台湾”这个提法了。只要台湾回归祖国,我们将尊重那里的现实和现行制度。我们一方面尊重台湾的现实,另一方面一定要使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在尊重台湾现实的情况下,我们要加快台湾回归祖国的速度。

当晚,邓小平在出席美中人民友好协会和全美华人协会举行的招待会时,再次表示:“中国政府在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台湾的现实,重视台湾人民的意见,实行合情合理的政策。统一祖国是全体中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共同愿望。”

(未完待续)

--> 2019-03-21 1 1 广安日报 content_3646.html 1 邓小平的最后二十年 /enpproperty-->